Blame all upon 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

营救安德烈·中【罗伊勒AU】

更新啦 @pochi 

#营救小分队师妹小魏和扑扑上线

#逻辑是什么,已经被狐狸吃了


Andre真的没乱跑,他盯住了前面那条跳跃的棕色尾巴,在拥挤的人群中间紧紧跟着它,眼都不眨——在那棵小杉树突然出现在他们中间之前。

被伐倒的小杉树完完全全挡住了他的视线,墨绿的针叶还差一点撞上他的鼻子,Andre踮起脚也看不到他的朋友。他后退了一步,刚刚压低后背准备英勇地一跃,忽然那团墨绿色以极快的速度无限接近,他还没来得及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发现自己的四个爪子都离开了地面。等到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挂在那棵小杉树上,随着它一起飞奔而去了。

他用了一会儿才明白小杉树为什么在飞奔:它被缚在一辆车上,而这辆车正在沿着某一条道路飞奔,车轮在雪地上留下好看的花纹,圣诞集市越来越远。

哦,Marco。

Marco一定已经发现自己不见了,他一定以为他们只是走散了,所以还会在集市等着他的。可是集市上有那么多人,要是有谁看上了Marco那身光滑厚实的狐狸毛......Andre被自己的想象吓得打了个冷战,他不能把Marco自己一个扔在那儿,他得去找到Marco。

首先他得先把自己从这棵小杉树身上弄下来。这花了点儿时间,因为他的毛和那些针叶纠缠在一起,成了乱糟糟的一团。他不甚体面地掉在车厢里,鼓起勇气准备跳下正在飞奔的车子,这时他的四个爪子又一次莫名其妙地腾空了。

“嗨,小家伙。”他听见了一个声音,同时意识到这次托起自己身体的是一双人类的手,他顿时僵住了。

“小狐狸!”这次是一个小女孩的声音,Andre随即被放进了她的手里。小女孩轻轻地拢着他,小心地摸了摸他的头。“你在发抖,一定冷坏啦,我们带你回家。”

 

 

就像Andre预料的,Marco一开始相信他们只是走散了。Andre当然不会走丢啦,虽然他化形很慢,还总是小心翼翼的像头上顶了个什么看不见的瓷器似的,可他也是不看地图也能跑遍森林的狐狸,他怎么可能走丢呢。所以Marco索性跑到角落里坐下来,把大尾巴紧紧地藏在自己的后腿底下,转动着脑袋到处寻找他的朋友。

天完全黑了,高高的圣诞树上闪烁着亮晶晶的星星,雪花也飘了下来,落在鼻子上凉丝丝的,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开始想念Andre了,想回到他们铺满干草的温暖小窝里,听Andre读他们最喜欢的故事书。等到行人已经开始变少,视野里仍然没有Andre的影子,“动物收容所”五个大字强硬地挤进他的脑海,Marco慌了神。

小狐狸站起来,踱了两步,下了一个决心:他一定要把Andre救回来,哪怕要跑遍整个城市。

但是从哪里开始寻找Andre是一个摆在眼前的问题,Marco毫无头绪,只好压低身体趴在地上用鼻子使劲嗅着,试图让鼻子带着自己找到正确的方向。可是越来越厚的雪掩盖了所有的气味,他垂头丧气地嗅着,直到捕捉了陌生的味道。

是一只猫。故事里说猫是一种邪恶的动物,傲慢得不得了,要么不理人,要么满口谎言。

Marco站在一丛植物旁边谨慎地打量着他,这是一只浅黄色的猫,毛发微长,个头和自己差不多大,如果像故事里一样,自己要打败邪恶的猫才能救出Andre.....Marco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自己能打败他的可能性,然后悲伤地发现可能性并不一定过半,因为他的狐生里最接近“战斗”的经历只有和Andre在森林里追老鼠。然后猫开口了。

“请问你需要帮助吗?”猫小心翼翼地说。

这只猫好像和故事里的不太一样,没有用抹了蜂蜜似的舌头甜腻腻地说奉承话,也没有翘着胡子用鼻孔看人,正相反,这只猫显得礼貌又温驯。Marco正在犹豫能不能相信一只猫的时候,猫向他靠近了一点,摆了摆尾巴:“我叫Marcell。”

好吧,当一只动物把名字告诉你,那可是一种不得了的信任,Marco开始思考Marcell到底是只猫还是只长得像猫的狗。“我是Marco。”最后Marco说。“我的朋友不见了,我要去救他。”

Marcell建议从动物收容所开始寻找Andre,这正合Marco的心意。好消息是Marcell简直是个活地图,而城里也只有两座动物收容所,他们决定从最近的一座开始。

最近的收容所静悄悄的,保安在值班室里呼呼大睡,他们没费多大力气就溜了进去。可是Andre不在这里。

“找到你的朋友了吗?”Marcell问,而Marco摇摇头。

“别灰心,”Marcell用爪子拍拍他的头。“我们去另一家看看。”

另一座收容所在城市另一边,原住民Marcell提出了非常有建设性和可行性的意见:搭公交。他们挂在夜班公交车的尾巴上,摇摇晃晃地穿过了一条又一条街。

“我从来没有跑得这么快!”Marco对着Marcell大喊。“好像要飞起来啦!”

“这就是快节奏的二十一世纪城市——换乘!”

“什么?”

来不及解释,Marcell轻巧地跳上车顶,然后跳上另一辆公交车,Marco也紧紧地跟上。最后当他们在一个转角跳下车时,Marco觉得自己脚步虚浮。

“前面第三座大门就是动物收容所。”Marcell用尾巴指了指。“如果你的朋友不在那里,那应该算是件好事。”

根据Marcell的记忆,这座收容所应该有一扇没人用的后门,他们可以从那里悄悄潜进去。于是他们收起爪尖只用肉垫着地,沿着墙角向收容所的后门前进,然后在拐角处和一个黑影狭路相逢。

“嗷!”“汪!”“喵!”

黑影,他们现在知道了那是一只狗,与Marco,都被对方吓了一跳,而Marcel被他们两个都吓了一跳。那只狗从拐角的黑影里走出来,张着嘴巴喘了一会儿,然后告诉他们后门从里面锁住了。“你们也有朋友被关到里面了吗?”他说。“我的朋友Chris在里面,我得救他出来,可是后门锁住了。”

现在营救小队有了三个成员,在找到潜入收容所的办法之前,他们已经知道了这只嘴巴有点大的年轻狗狗名字叫做Julian,Chris是他的美国朋友,他们刚刚认识了不久。有的时候Andre会嫌Marco是只话多的狐狸,Marco想,他真该认识一下这位Julian。

他们绕着收容所转了一整圈,前后两道门全都紧锁着,Julian沮丧地坐在地上,Marco烦躁地踱着脚,转着脑袋四处看,这时墙壁高处一个黑洞洞的地方吸引了他的注意,他后退了几步,一直到尾巴都碰到了身后的另一面墙,抬起前腿努力把头抬高,原来那是一个窗口。

“快看那边!”Marco叫来两位队友。

那是一扇敞开的通风窗,但对他们来说有点过高,几次尝试之后他们都疲惫地瘫在地上。Marco惆怅地仰望着高高的窗子,一个想法在脑海中渐渐成型。

“各位,我有一个想法。”Marco爬起来。“但是首先我需要知道你们对一只动物变成一个人这种事情有没有什么偏见。”

Marcell和Julian交换了一个“他说啥呢”的眼神,Marco想了想,咻地一下换成了男孩外形。

“!”“!”

一猫一狗惊呆了。Julian愣愣地看着他:“Marco???”

Marco花了点时间来解释自己为什么不能用这副身体去营救Andre(当然啦,他的大尾巴还在屁股后面摇着呢),然后又解释了他的计划。

“所以,”Marcell沉吟着说。“你的计划就是把我扔上去。”

“没错。”

事实证明这个方法的确有效,在第三次尝试时,Marcell成功用前爪扒住了窗台,虽然姿势令人不忍直视,但总算是把自己拉进了通风窗。Marco和Julian跑向后门,过了不到一分钟,后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Marcell站在门里看着他们。

他们溜进收容所,在拐角处的笼子里发现了Julian的美国朋友,Marco拨开滑销把他放了出来。Chris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可是这里除了Marco自己,没有任何一只狐狸。

逃出收容所,四只小动物躲在窄巷子里,Julian在一个他熟悉的墙角下挖出了他埋下的一堆硬币,在自动贩卖机里买来了面包和香肠。Marco咬了一口,却觉得没什么味道。他想知道Andre此时在哪里,有没有吃到一口食物,有没有一个角落来躲避寒冷的冬夜。

 

TBC


从毛色看这只可能是Marco↓



评论(7)
热度(15)

© Contrail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