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me all upon 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

想象一下马口给这张点赞时的心情,那一定就是爱的心跳😍

Fever【火车组】

BGM-Fever

Alex/Tommy


这是早上,我知道这是早上。我的表已经停了,一天或者两天以前,那时我从汽车旅馆出来,我的箱子从门里飞出来,铁皮包着的角撞在表盘上,我心疼得不得了。玻璃差不多碎成粉末了,只有边缘的几片可怜巴巴地挂在上面,我把它们拔下来,用左手拽下领巾把它们包起来塞进夹克内袋里。时针断了,表盘上有个尖锐的凹陷。报废了。我大声咒骂把箱子扔出来的人,还有那扇门背后的所有人,我的喉咙生疼,好像里面有一大把沙子,但我还是不停地骂。旅馆门紧闭着,他们假装听不见,假装没有害怕,那些美国佬。后来我干咳起来,只好停下,那些幸运的混蛋松了口气。我一边咳一边捡起箱子,走去找我的车,那个...

铜玫瑰 06【穆厄AU】

目录

01 有时命运落下一道光

02 剑,盾牌与十四行诗

03 月光笼罩城堡

04 巴伐利亚的年轻骑士

05 穿过晨雾

06 两只聒噪的鸟


低地北部。

米洛斯拉夫·克洛泽松握着缰绳,白马载着他走在队伍中间偏后的位置。这支队伍同样出发得很早,但并不介意暴露自己的行踪,抛光的盔甲和武器在清晨的日光下闪烁着耀眼的白光。菲利普原本走在队伍前面,这会儿放慢了步伐,直到米洛走过来。

“米洛,”他走在对方旁边。“我还在想,这个计划是否正确。”

向西南方向进发的另一支队伍全权交给了三个年轻的骑士,这是一个大胆的计划,虽然菲利普相信他们是现今最优秀的骑士,但仍不免...

我已经疯了,太好了,太好了,万万没想到好消息这么突然,总还以为Marco还是那个羊驼少年,转眼就要当爸爸了😭😭😭宝宝一定能继承爸爸妈妈的美貌,也要像爸爸妈妈一样善良忠诚,跟爸爸学踢球,跟妈妈学骑马😭😭😭
(你爸爸唱歌跑调的,这一点不要继承啦)

一个未及生效的赌约【午安组AU】

#00特工系列 午安组特别篇

#对话体

#当Collins意识到他和男朋友的亲密表现对别人造成了困扰...


Peter:(看着George离开的方向)为什么George提前走了?他今晚有任务吗?

Collins:似乎没有。

Peter:那他为什么先走了?

Collins:嗯......我好像知道了。

Peter:(回头)什么?

Collins:他为什么提前走了。

Peter:为什么?

Collins:人们会对公开场合的亲密行为感到尴尬。

Peter:所以?

Peter:(恍然大悟)哦,我明白了,你是说刚才你亲我让他感觉尴尬了。

Collins:(微笑)是...

今年的生贺也许画风有些清奇
三十老堆就是锦鲷本人呀
愿他回首时还能看见那个杀马特少年,愿他职业生涯的下半时能拥有好运气,愿能有一座爱他的城伴他终老。若人生终究苦乐参半,愿家庭、足球和我们微薄的爱带给他的快乐能与那些不快意相抵。
忘了说最重要的,生日快乐,梅苏特

铜玫瑰 05【穆厄AU】

今天本来是穆厄日的。


目录

01 有时命运落下一道光

02 剑,盾牌与十四行诗

03 月光笼罩城堡

04 巴伐利亚的年轻骑士

05 穿过晨雾


天色完全黑下去之前,贝尼迪克特赶到了营地,在营火旁边找到了梅苏特,带给他来自马尔科的问候。

马尔科还在休养中,他已经回到了多特蒙德的宅子,用贝尼的话说,“百无聊赖地每天晚上数星星。”尤利安被扔在杜塞尔多夫,每天在凯利和梅策尔德的监护下老老实实地念书、练习剑术,贝尼不能陪着他,梅苏特也不在,就连马尔科也远在另一座城里,尤利安整天抱怨自己怎么还没到可以成为骑士的年纪,那样就可以跟着他们一起来战场了。贝尼说着摇摇头:“好像战场...

每次写《铜玫瑰》的手稿都特别开心,虽然写每一章之前都会想很久,但是写到每一点点穆厄的感情进程都觉得谈恋爱真好啊

孤单囚徒【farry】

Fionn/Harry斜线有意义


有一次Fionn收到了来自Tom Glyn-Carney的消息,点开来是一个视频链接。Tom有这样的爱好,不像远离网络的Fionn,有时大家会在Funkirk的群聊里教育Tom“离粉丝的生活远一点”,而Tom回以“你们永远不会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Tom热衷于把有趣的东西分享给拍戏时结识的朋友们,但单单发给他一个人的时候倒是很少。Fionn点开了那个视频。

出现在屏幕上的是Harry Styles,十七八岁的样子,顶着一头肆意生长的卷毛,红着眼眶把目光投向镜头以外,是一副他从没见过的模样。“你们为什么讨厌我?”镜头里的Harry说。“我...

营救安德烈·中【罗伊勒AU】

更新啦 @pochi 

#营救小分队师妹小魏和扑扑上线

#逻辑是什么,已经被狐狸吃了


Andre真的没乱跑,他盯住了前面那条跳跃的棕色尾巴,在拥挤的人群中间紧紧跟着它,眼都不眨——在那棵小杉树突然出现在他们中间之前。

被伐倒的小杉树完完全全挡住了他的视线,墨绿的针叶还差一点撞上他的鼻子,Andre踮起脚也看不到他的朋友。他后退了一步,刚刚压低后背准备英勇地一跃,忽然那团墨绿色以极快的速度无限接近,他还没来得及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发现自己的四个爪子都离开了地面。等到回过神来时,他已经挂在那棵小杉树上,随着它一起飞奔而去了。

他用了一会儿才明白小杉树为什么在...

1 / 32

© Contrail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