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me all upon 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

谢谢你,为了这些年【穆厄短打】


很多年以后,当Thomas在极其偶然的情况下想起Mesut,出现在他眼前的总是那个面容白净、顶着一头微卷黑发的少年。少年站在场边,低垂着头,摊开双手,安静地祈祷。

那曾经让他感到新奇,他第一次见到有人在草皮上祈祷,而那是为了他们的队伍,他想远远地喊一声谢谢,又觉得不妥,于是决定待会儿跑位的时候趁机拍拍Mesut的肩膀。他毫无芥蒂地接纳了Mesut的祈祷,他相信人有祈祷或者不祈祷的自由,信仰或者不信仰的自由,也有爱上一个人或者不爱一个人的自由。

后来他知道,一个人并没有那么多自由。你的跑位,你的话语,你的一切,都无法完全属于你自己。只有你的心属于你自己,可是它既无法伸手拥抱一个人,也无法开口留住一个人。

他也会想起最后的一次拥抱,那场狼狈的胜利之后,他和Toni围住了Mesut。他们全都精疲力竭,无论是他和Toni,还是在场边看了九十五分钟的Mesut。Mesut没有笑,可是他离开了Toni的手臂,转向Thomas的一边,用力拥抱了他,踮起一点脚尖好凑在他耳边说上一句话。

也是在很久以后他才明白,那就是他们之间的告别了。可是那时他被奇迹般逆转结果的喜悦充斥着,忙着感谢命运施舍的又一次机会,Mesut的“谢谢”轻飘飘地落在草皮上,他没能拾起。

他仍然没能明白Mesut的感谢是为了什么。

END

评论(25)
热度(74)
  1. 蒹葭37Contrails 转载了此文字

© Contrail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