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me all upon 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

报告文学的诞生【火车组AU】

周年车的不正经后续,Gibson的吐槽专场


起初Gibson一头雾水,隔着一扇舱门,他完全没看懂另外两个人在搞什么鬼:一个把自己关在控制舱里,似乎要把全身心都奉献给面板上的那堆手动操纵装置,另一个则每隔五分钟就像只巨型壁虎似的把自己贴在控制舱门上,一手握着花,另一手用力敲门,大喊大叫,或者扯着嗓子唱歌——这来自于Gibson的猜测,十分感谢隔音性能超级好的舱门材质,他得以跷脚坐在他的小舱室里欣赏Alex的哑剧表演而不必担心自己的耳膜和心脏,从这个角度来讲,至少这次普通的巡航不至于太无聊。

但是这情形仍然十分诡异,虽然他确实不是经常和这两个人一起执行任务,因为Alex才是Tommy那个名正言顺的、合理合法的、记录在案的任务搭档,而Gibson除了Tommy在空间站的好室友以外的另一个身份是群体数量非常有限以至于只好哪里需要哪里搬的技术人员,可是记忆里三个人一起呆在飞船里的经历也不是完全没有。Gibson努力回想着上次他和Tommy被迫和Alex呆在一起的记忆,他相信那至少是四个月以前的事了,但绝对没有眼下这样诡异。

当然,也不是说往常的情形有多么令人愉快。一开始,当他们的飞船差一点被敌人打成筛子的时候,Alex就扬言要把他和Tommy全都打包扔出去喂怪兽,好像那些怪兽真的在乎这不够剔牙的两口肉似的——他们至今对怪兽的名字没有定论,从地球带来的生物命名法显然不适用,他会用“那些东西”来称呼它们,Alex会用“混蛋”、“胃上长了张嘴的变异章鱼和老鼠之子”或者“美人儿”,而Tommy则毫无创意地严格遵守空间站的说法,就叫它们“怪兽”。直到现在,Gibson确信如果再碰到一次那样的境遇Alex还是会准备好了把他扔出去,尽管Alex本人的小命还是Gibson从星系边缘捞回来的,要知道为了去救他,身为技术人员的Gibson可是差不多劫持了一架飞船,但Alex毫无感激之心。‘你是去救Tommy,顺便救了我。’Alex大言不惭地这样说。‘所以我很感谢Tommy,我不会把Tommy扔出去喂怪兽的。’

Gibson决定把以上假设场景中Alex的话这样翻译:我和Tommy搞在一起了。

说实话他一直在等着这个时刻,Tommy,或者Alex,不管是谁,给他一个正面宣告的时刻。可是他们拒绝同Gibson谈起和对方的关系。毕竟在这颗人口都是一种匮乏资源的小星球上,这样的关系足以把他们送进监狱,当你问起任何一个人哪怕是你最好的朋友,‘请问你是一个罪犯吗?’,你又能期望得到什么回答?

可是Alex觊觎着Tommy,毋庸置疑。诚然他曾经认真地打算把Tommy扔出飞船,那时Gibson坚信Alex是个自私的混蛋,但事情总是会变化,有时甚至会滑向你所陌生的一边,他从Collins那里听说了Alex如何成为Tommy搭档的故事,关于一次愤怒之下的自荐。

“他们都是被从名单里随手抓出来的——公平起见——你知道吧?两个空间站分别拿出了两份最终名单。”Collins说。“Alex倒是没那么倒霉,可是他扫见了你们那边的名单,然后就冲到指挥部去了,冲过去的速度也就和新出炉的轻型飞船差不多吧。”

后面的剧情Gibson几乎不敢相信是真的,Alex把自己的名字挤进了名单,蛮横地摆在和Tommy并列的位置,从此成为了Tommy唯一的搭档。

不,没有必要再对Tommy转述一遍,成为搭档的第一天,Alex就已经在Tommy耳边絮絮叨叨地重复了两遍了。

多么感人至深的爱情,昨天说着要把你扔出去喂怪兽,今天就等不及要陪你一起去死了。作为Tommy最好的朋友,Gibson目瞪口呆。

后来他们搞在一起了,他最好的朋友和最讨厌的自大狂。所以当Tommy刚刚躲进控制舱来避开Alex时,Gibson以为他们吵架了,或者更糟糕的,恶语相加,大打出手,分崩离析,老死不相往来,五分钟之内他已经想好了七种安慰Tommy和给予他最大支持的不同方式。

结果是一种都没用上。他疑惑又担忧地注意着控制舱那边的动静,摸出通讯器来给Tommy发送消息。

Tommy的回复很快,他说“别担心,一切都很好”,但Gibson不确定这是否真的意味着一切都很好,随即Tommy又补充了一句:“返航以后把监控视频拷贝给我,我是说Alex在门外像只猴子似的这部分,我想我要永久保存。”好吧,现在Gibson确定了Tommy没事,他们的关系没事,自己这颗为了好朋友而衷心担忧的心脏也没事,他立刻决定转换到八卦模式和看戏模式。

“好吧,我对现在的情况做这样的假设:Alex对你有什么不正当企图而你今天是拒绝的。”

Gibson等了好一会儿直到他确信Tommy打算假装没看见这条消息了,不过没有关系,Tommy的沉默就相当于一个肯定回答。他把双腿交叠起来搭在一边的小桌上,啜了一口饮料,点开一个页面开始输入。

“震惊!求爱不得的他竟然做出这种事!”

这篇用了二十分钟完成的报告文学随后被发送到一个人数为6的组群里,并一丝不苟地添加了现场照片。当然了,绕过了飞船与空间站之间的网络监控,这不算什么难事,对一名出类拔萃的技术人员来说,比如Gibson。顺便一提,Gibson还会细心地替他们换掉飞船内部的监控录像,因为他是个非常贴心的朋友,虽然两位得到了保护的主角并没有意识到这件事,包括贴心朋友的部分和监控的部分(他们还以为自己有多幸运呢,Gibson啜着饮料想)。

点击了“发送”,Gibson舒服地往他的座椅里面陷了陷,这个角度刚好让他无需把脖子扭得太难受就能看到舱门外的情况。Alex这会儿没黏在门口,而是坐在另一边的金属台上,怒视着手里的一盆花。说起花——Gibson沉思起来,不知道为什么Alex执拗地把几盆花搬进了飞船,精心照料它们就好像那是他和Tommy的孩子们,至少他自己认为算得上是“精心照料”,也就是浇水,浇水,和浇水。

“他爱上白芍药了,还有玫瑰和雏菊。”Tommy耸耸肩这么解释,拒绝透露更多。

暂且接受这个解释,但宇宙战士Alex每天带着一脸殷切希望站在几盆娇小的花苗前,这个画面还是充满了违和感,当玫瑰和芍药相继夭折、留下小雏菊在他慈祥的注视下顽强地开出一朵颤巍巍的小花时,这种违和感就更加无法忽视了。

提示声打断了他的沉思,组群里有人回应。

Peter Dawson:哇哦。

哇哦。他是想要表达什么?Gibson准备看看其他人的反应。

Peter Dawson:出来看看。@Collinsofforties @George

Collinsofforties:注意网络。还有,后续呢?

Gibson又检查了一下网络。他们喜欢把网络监控称作“乖狗狗”,因为它总是尽职尽责地盯着数据流,但其实又是相当的容易打发。

Gibson:一,别担心,狗狗很乖。二,还在观察中。

航程已经接近一半的时候Gibson试图把Tommy拉出来吃点东西,鉴于他觉得热闹已经看够了,而且他们今天还没吃上一顿像样的饭,于是他给Tommy发了消息,可是答复依然是“不,谢谢”。Tommy的回复来得很快,证明他完全能够正常接收消息而且他的确注意到了新消息,那么他必定也注意到了组群里刚才发生的一切却选择了装死。好吧,Gibson决定把这个细节加入后续更新。

Peter Dawson:天哪小Tommy,不要对他这样无情。

Gibson还在考虑“小Tommy”这个称呼对于Peter来说是否合适,这时控制舱里的Tommy转过脸来看着他,Gibson认为此时Tommy的表情最好翻译为“无情?不,Alex对我的屁股做的事才叫无情。”可是,Gibson想,那怎么能叫无情,分明是感情太过丰沛。

组群里提示音响个不停,Peter、George和Collins三个人就Tommy和Alex的关系展开了激烈的讨论,讨论遵循经典大片的节奏模式,三分钟一个小高潮,五分钟一个大高潮,最后归结于一个主题:请继续更新。

Alex不喜欢线上交流。真棒。

返航之前Gibson突然意识到舱门外似乎已经安静了有一阵子,他从舒舒服服坐着的椅子里稍微探头去看,发现Alex坐在控制舱门外,背靠着舱门,抱着那盆细瘦的小雏菊,沮丧得像只小狗。Tommy在另一边垂眼看着他,神情让Gibson惊恐不已——不,别心软Tommy,别开门,他在扮可怜要你同情呢你难道看不出来吗?

他惊恐地记录下了这一幕并在组群里分享,然后似乎能从Peter和George回复的字母里听到他们的高八度尖叫。唯一让人觉得稍微宽慰的是Collins,他说“上帝啊”。

Tommy打开门。从背后摸着Alex的卷发。

Alex回头看着他,然后挤进门里。

门关上了。

Gibson关掉通讯器,把剩下的饮料一口喝完,包装扔在门上又弹了回来。然后他关掉了控制舱的监控。


END


评论
热度(7)

© Contrail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