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me all upon 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

男孩的秘密【newtmas】

#原著向fever code背景,发生在226年的事情,Newt和Thomas都在十一岁左右

#前后留的空白行被lof吃了,改一下



在所有人中间他最喜欢Newt,这是一件只有小Thomas自己知道的事情。

他们待在那个大致能算得上是个根据地的杂物间里,Alby、Minho和Gally说了他们会晚点到,在等待他们的无聊时间里他和Newt坐在房间的深处,而Teresa和Chuck在更靠近门口的那一边叽叽喳喳地说些什么,Newt曾经支起耳朵试图跟上他们的谈话但很快就又放弃了,他并不能完全听懂女孩口中的那些东西,也没法保持更久的兴趣——关于什么有着奇妙反应的试剂,或者某种已灭绝的动物尸体做成的标本,再到女孩可以滔滔不绝说上整整一刻钟的历史学,除了好奇心无比旺盛的Chuck,还有谁能老老实实坐在那里听上一整个晚上?

至于Thomas,他绝对不想在他的课程以外再听到和历史有关的任何东西,他讨厌历史。这又是一个他喜欢Newt的理由:Newt就不会在那些无聊的东西上浪费精力,比如历史,这一点上他们算是同仇敌忾。他喜欢Newt的理由多得很,比如Newt是他记住的第三个名字;比如Newt与众不同的口音,他还不能辨认那是来自什么地方;再比如Newt金色的短发,在拉开那张帘子之前他从未见过这样耀眼的金发,他没见过太阳,但他猜那就是太阳的颜色;又比如当他的房门第一次在深夜悄悄打开,那扇门背后出现的首先是Newt的脸,然后就是Newt带他走进的这个冒险世界,Newt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个节点,标志着一个更好的世界的开启,一切都是新鲜的,一切都值得期待,而且这份新鲜始终不会变质。换句话说他的生活大致可以划分为两半:有Newt的一半,没有Newt的一半,而他喜欢有Newt的这一半。

但即使是有Newt的这一半偶尔也会有些无聊的时候,比如现在。

他们并肩坐在一个置物架的后面,Newt从他们中间扭头去翻弄上面叠放着的一些杂物,结果掀起了一片灰尘,他们都皱着鼻子咳嗽起来。没有什么有趣的东西,这个房间早就被他们探索了个遍,现在他们帮对方轻拍后背理顺着呼吸,等到难受的呛窒终于结束的时候看着对方憋红的眼圈傻笑起来。

“你看起来真委屈。”Newt眨着眼睛戏谑地说,即使他自己的眼睛也红红的像只实验室里的小兔子。Thomas难为情地抬手准备用手背抹掉呛出的泪水,结果被Newt拉住了。

“等一下,”Newt说。“你手上还有灰尘。”

Thomas在衣服上擦了擦手,然后揉着一只眼睛,另一边眼睛看着Newt。“我们得做点不会把自己呛死的事,Newt。”

Newt皱着眉头盯着他的脸,好像这句话质疑了他的判断力和执行力似的,但马上又放松下来,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背靠在置物架上,这样一来他们的肩膀就挨在一起了,他们对此都很满意。“你说得对,Tommy。”Newt懒洋洋地说。“我们可以做点什么?像他们两个那样坐着聊聊天?”

“嗯......”Thomas想了想,好像确实没有其他选项,他只能承认,但好在“和Newt聊聊天”对他来说百分之百是个不错的选项,虽然他不知道对Newt来说是否一样。“好像是这样。”他尽量保持语调里恰到好处的积极,既不显得太过热情,也不让人觉得乏味。

可是Newt看起来兴致不高,Thomas用肩膀亲昵地轻轻推了他一下,努力抛出他希望能说动Newt的理由。“我们可以说点新鲜的东西,”他说,“我们平时没有多少机会闲聊,是不是?”

Newt看着他卖力说服自己的样子觉得有趣极了,连Thomas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咧开了大大的笑容,眼睛亮亮地看着对方,而这在Newt看来则非常令人愉快。Newt点点头,伸出一根手指。“好吧,那么我们定一个规则,”他摇摇手指,扭头看了看另一边的Teresa和Chuck然后转回来。“说点‘新鲜’的,从来没对别人说过的。所以我们要小声一点”

Thomas点点头。

“我猜你需要我来起个头,”Newt说。“好吧,我想一下。”

过了最多一分钟,Newt抓了抓头发,没再看Thomas而是看着脚边一个不存在的点,当他开口的时候,Thomas发觉他的语调里有点明显的窘迫。“有一件事谁也不知道,除了Lizzy,不过我觉得她最好也不记得。”他又抓了下头发。“我不会唱歌。”

“你是说——你是说你会跑调?”

“嗯哼。”Newt从鼻子里含混地回答,然后又很快补充:“就有一点儿。但我绝对不会在你们面前唱歌。”

Thomas几乎忍不住要笑出来了。Newt,完美的Newt,这个世界上也存在着他不会的事情,这不是很有趣的事吗?可是这点小小的缺陷就像虹膜上一片小小的异色,只会让他更加完整和真实,仿佛一个画中的人物走出了他的画布,活生生地站在他的面前。

Newt白皙的侧脸在置物架的阴影里微微发红,他撇过来一眼,抱怨着,“别那么看我,Tommy,我感觉得到。”

“我没——”Thomas试图徒劳地辩解,结果却结结巴巴地没能说完,偷笑却被Newt发现让他也窘迫起来。他闭上嘴巴,反倒是Newt扭过头来打量着他,然后嗤的一下笑出来。

“别紧张,该你了。”Newt说。

Thomas想了想。“我讨厌历史课。上历史课的时候我经常会睡着,有一次把口水流到桌子上了。”

Newt顿时乐不可支了:“可以想象,那个画面一定是很好看。”Thomas也跟着他笑起来,他原本不觉得在他的历史老师面前流口水是一件多么有趣的事情,但现在这件事好像突然成了精彩的喜剧节目,他回忆着格兰维尔先生那张眉毛倒竖的脸,把更多的细节填充进来以后这段记忆就显得更加价值连城了。

“你想象不到格兰维尔先生的样子,”Thomas此时真心认为Newt错过了那个现场是个巨大的遗憾。“想象一个光溜溜的鸡蛋,然后给它粘上两道你能想到最浓的眉毛,再把它们竖起来。”

想象这个场景让他们前仰后合地笑了好一会儿,其间不断地用回忆和想象来增加更多的喜剧色彩,唯一的麻烦就是他们得压抑着自己的笑声,这不得不依靠拍着对方的大腿才得以实现。等到他们终于能停下来以后,两个男孩都疲惫地瘫在一起,努力找回自己呼吸的节奏。“以后应该禁止讲笑话,”Newt说,声音里还带着笑意。“这太累人了。”

“是啊,没错。”Thomas揉了揉自己的脸。“该你讲了。”

Newt仍然保持着瘫在那里的姿势。“我得想一想,我没说过的东西太多了——好吧就这个了,”他微笑着转向Thomas。“我很想当一个飞行员。”

“飞行员?”

“对呀。”

“开博格飞船?”

Newt拍拍他的膝盖。“当然了!我只在睡觉之前悄悄想过,如果我能成为一个飞行员,就可以驾驶博格飞船离开这儿了,我要带着Lizzy去北极,那里应该还能生活。”

“好主意。”Thomas评价道。“你得多带一些衣服,还有食物。”

“还有Alby,Minho,Gally,如果Chuck和Teresa愿意来的话我也会带着他们。”

Thomas期待他继续说下去,而Newt没有让他失望。

“但是如果你不来的话,我们就不走了。”Newt说。

这甚至远远超出了Thomas的期待,一时间他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也忘记了管理自己的表情,直到Newt的脸上又浮现出那种戏谑的神情,他才意识到自己一定是又露出了那种小狗摇尾巴似的表情。

“别高兴得太早,又不是说我们真的能离开。”Newt说。

Newt的话让气氛冷却了不少,随后他们都闭上嘴巴安静了一会儿。在想象中有一架博格飞船静静地启动了,在飞船上Minho和Gally为了什么无聊的事情开始掰手腕,旁边看戏的Chuck咀嚼薯片发出清脆的声音,Alby在他们的废话和薯片声中头疼地研究飞船上的物资储备,Teresa和Lizzy舒服地靠在座椅上看书,而他们两个在驾驶舱里,Thomas在地图上随意点出一个地方,Newt就会带着所有人一起去往那里。

飞船渐渐远去了,消失在杂物间光秃秃的墙里。

轮到Thomas了,他转过头,看见Newt金色的、毛茸茸的头顶。“我要讲的是,我见过你,在两年前。”Thomas说。

Newt抬起头来看着他,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东西。“两年前我也见过你,你是失忆了吗?”

Thomas用力摇头。“不,比你来找我的时候更早,那时候你还昏迷着,他们刚刚给你做了手术,我走进去的时候你躺在帘子后面,那时我想我一定得看看那后面是谁。”

"然后你就去看了。" Newt用笃定的语气说。

"我就去看了,虽然我知道那不被允许,然后我就看见了你,躺在床单上,这里缠着绷带,"他用手比划了一下。“那时候你的头发很短,金灿灿的,比这里任何人的都晃眼,我从来没见过。”

Newt的表情似笑非笑,看得Thomas突然有点不好意思再就他的头发展开长篇大论,于是他匆匆结束了这个故事:“所以你去找我的时候,我一眼就认出你了。”

他讲完了故事,Newt若有所思地用指尖来回敲打着手边的地面,好像在计算什么世纪难题。过了一会儿他停下来,问Thomas:“这么说我不是第一个和你说话的人喽?”

Thomas给了他肯定的回答。“先是Minho——他是我见到的第二个,然后是你,第一个是Teresa。”

“好吧,”Newt撇撇嘴,“我还以为我会是第一个和你说话的,我输了,这可不是我的错。”

“在帘子后面看见你的时候,我就希望你是我的朋友了。”

Newt看了他一眼。“这话我倒是很受用,谢了,Tommy。说起那个时候,我会做一些梦,我觉得我可以告诉你。”

“什么样的?”

Newt咬住了自己的下唇,他垂下眼睛,有一会儿没回答他的问题。Thomas扭动了一下身体换成跪坐的姿势,离对方更近了一些,他能看见Newt的睫毛在轻轻颤动着。

“雪,”Newt轻轻说。“很大的雪。”

有一点Thomas毫不怀疑,那就是Newt一定已经开始后悔讲起他的梦了,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那里有什么让Newt难以开口的东西,但结果显而易见,这对Newt来说是一件痛苦的事,所以他也后悔自己让Newt提起这些事了。

他试探着把手搭在对方的手臂上,告诉他如果难过的话这个游戏可以终止。

Newt却倔强地摇摇头,把眉头皱得更紧。他说:“我想告诉你。”

那是一个梦里的雪夜,有人闯进房子,男孩先后失去了父母、家园、妹妹和名字。Newt说得飞快,而Thomas知道那些梦都曾经真实地发生过,就像他自己那些一闪而过的梦境一样,但不同的是Thomas的梦只剩下了被电流拆散的碎片,在那些碎片里甚至看不清母亲的面孔。

“好在我不会说梦话,”Newt吸着鼻子说,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所以他们从来都不知道我还记得。”

Thomas从来没有学习过怎样安慰一个人,他只能跪坐在那里握着对方的手臂,陪他一起怀念那些留在梦里的人。

“好了,Tommy。”最后Newt抬起眼睛,催促他讲自己的故事。

他的头发丝都被悲伤浸满了,Thomas想着,可他还在笑着呢。

Newt催促着他,Thomas摇摇头甩掉脑子里的胡思乱想,开始寻找一个适合讲给Newt听的故事。这远没有看起来那么轻松,他被允许说出来的事情少之又少,而他又决心说点绝不会引得Newt难过的东西,这就更加困难了。

“让我再想想。”Thomas要求。而Newt宽容地允许了,任由Thomas继续抓着自己,仍然有些潮湿的棕色眼睛大睁着,专心看着Thomas的脸。

这一切,对于Thomas来说已经是世界上最好的情境之一了。和他最好的朋友坐在一起分享别人都不知道的秘密,放肆的快乐和压抑的悲伤都是被允许的,没有兰德尔,也没有任何可能伤害他们的人,此刻他们只存在于对方的眼睛里。那些既成的伤害他们无法扭转,但他突然无比渴望这一切的结束,他想要把快乐的神情留在那双眼睛里,Newt值得更好的生活。

他忽然知道他想告诉Newt的是什么了。

Newt在等待着,Thomas想自己应该这样开口:我希望你再也不会难过,因为所有人中间我最喜欢你——

“喂,Thomas!”女孩的声音随着几个人的脚步声一起来到这片小小的空间,他们同时转过头去,Alby、Minho和Gally已经站在他们面前了。

“我们出发吧,先生们。”Minho又用了这个讨厌的称呼,而Alby明显地翻了个白眼。

Newt爬起来,然后把Thomas从地上拉起来,朝着后来的几个人点点头:“走吧。”

他们又一次踏上了冒险之旅。

Thomas沮丧地跟上大家,Chuck和他说了点什么而他全然没留神,他在脑中安慰着自己,他还会很多机会告诉Newt,因为Newt不会离开他的。



END

评论(7)
热度(38)
  1. 蒹葭37Contrails 转载了此文字

© Contrail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