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me all upon 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

情侣装【DKK白头组】

芬和小汤无差
关于白头组红毯情侣装的脑洞,千字短打



卧室门被猛然拉开,和身上挂着一件用料考究的崭新黑衬衫的Tom一起出现的是Tom充满元气的咏叹调:

"根本一模一样!过来Fionn,你得帮我看看这堆东西哪些是你的。"

仿佛被按了停止键,Fionn从自得其乐的摇头晃脑中停了下来,随手按停了手机里的音乐。他从餐桌旁探过头,绕过餐厅门口的植物看向声音的来源,发现Tom肩膀上挂着那件眼熟的黑衬衫,底下还只穿着一条印着某个他不熟悉的篮球队logo的内裤,两只手里分别提着一堆黑糊糊的东西,他猜测那可能是他们今天要穿的西装。显然Tom不够细心,否则他不仅应该能分得清两套西装,也应该意识到自己身上那件黑衬衫其实属于Fionn。

他蹬了一下地面,让椅子带着自己滑向Tom,然后成功停在对方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番,以一种保守的态度指出了问题:"你觉不觉得这件衬衫有点偏大?"

"什么?"Tom扭头扯了扯衬衫肩部,然后是袖口。"好像有一点?"

"那可能是因为这件是我的。"

Tom点点头,把衬衫从一边肩膀上拉下来的时候忽然又停住了动作,眯起眼睛审视着Fionn。"你的意思是你比我更高更壮喽?"

对方没有回答,但他仍然能从表情里读出一个肯定的回答。于是在接下来的五分钟里,两套西装在一片激烈的争论声里成功被分成两堆,分别属于坚持认为"如果你真身是只小猫咪就最好不要以为自己是狮子"和声称"每个人都需要对自己和自己的伴侣有个清晰的认识"的两人,而争论最终以Tom挡住对方袭向自己精心打理的头发的魔爪而结束。

保全自己的发型可以有很多种方法,比如用一个吻来作为议和的筹码。Tom捏着对方的下巴,尽量尽兴地吮吻而不留下不适合出现在红毯上的任何印记,等到两个人的呼吸都快要用尽的时候才结束了这个吻,Fionn回到自己的椅子坐骑上,看着对方坐在床上依次套上正确的衬衫和长裤。

"咱们两个,Jack,James Darcy,还有Chris,"Tom依次扣好衬衫扣子,同时不停地碎碎念。"据我所知这就是我们的阵容。"

"嗯哼。"Fionn认真地回应。

"但是我很庆幸你和Barry不会同时出现,不然你们又会像两个小学生一样互相追着跑。"

Fionn耸耸肩:"我会把这句话理解成嫉妒。"

"哦太对了。"Tom展现了他在表情戏方面的卓越技巧,整张脸上都写满了嘲讽。"我当然是嫉妒你啦。"

"不,你嫉妒他。"

Fionn双手交握举上头顶舒展着身体,嘴角上挂着一个抑制不住的搞事情的微笑,这让原本背过身去对着镜子摆弄领带的Tom也因为在镜子里看到他而忍不住笑出来。"好了Fionn,现在停止任何关于嫉妒或者不嫉妒的胡思乱想,过来帮我解决一下这个东西。"

"这个东西"指的是那条同样是黑色的领带,Tom拿它没有办法,Fionn大发慈悲地走过去,手指分别拾起它的两头。

"下次我也要用领结。"Tom看着领带被Fionn的手指整理得形状合适,这个愿望油然而生。Fionn后退了一步,歪着头检查了一下,然后放开手。

"完美。"

Tom套上外套,满意地亲吻他的脸颊,他们还没有进入对亲吻产生了厌倦的年纪,仍然乐于用一个又一个的吻来表达各种涵义。

"你什么时候开始准备?"

Fionn看了看时间。"晚点,我想。"

"没问题,我的耐心还能支撑我在见到你之前活下去。"Tom欢快地说。"结束之后呢?"

这是一个他们之间才懂的暗号,Tom喜欢听他念出那句在月光石号的甲板上的台词,当适合这句台词出场的情境出现时,他们乐此不疲。Fionn清了清喉咙,接上他的台词:"带我回家。"

"好的,没问题,Tommy。"Tom蹬上皮鞋。"Tommy,Tom。"

Fionn笑出来,捧住他的脸颊。"这算什么?以你的名字呼唤我?"

"没错。"

他们又交换了一个吻,直到Tom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起来,他得出发了。

"红毯见,男孩。"Tom说。

Fionn眨眨眼。"记得带我回家。"


END

评论(3)
热度(12)
  1. 扁尿Contrails 转载了此文字
    aaaaaaaa

© Contrail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