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me all upon 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

牛奶软糖·下【火车组AU】

上篇



晚上九点零四分,Tommy刚刚在视频通话里和隔壁班的表亲Peter就组团参加戏剧比赛的事达成了共识,他确定会“入伙”,还有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间出现在Peter镜头里的George也是一样,“我会很有用的,”他说。Tommy点点头,告诉他们他会转告Gibson的,然后挂断了通话。几乎是同时Alex发来的消息弹了出来,标点符号比字多:“下雪了!!!超大!!!”

Tommy坐起来,把窗帘拉开一条缝隙向外看,果然是一片鹅毛大雪正在昏黄的路灯里纷纷静悄悄地飘落,路灯底下被照亮的积雪像一大片厚厚的奶油,上面还铺洒着闪闪发亮细碎钻石。Tommy回身捞过手机,迅速回复。

21:05 reply to Curlyfrog:

“哦。”

紧接着又收到了一张从迷之视角拍摄的照片,Alex仍然穿着下午那一身的两条腿出镜,球鞋差不多被雪淹没了。Alex意图在于直观地说明雪有多大,而Tommy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他思考了一下,然后回复:“为什么你这个时间还在外面?”

手机沉默了。Tommy捧着手机,盯着半天没动静的屏幕,正在怀疑那头的Alex是不是和手机一样死机了的时候下一条消息弹了出来。

“出来帮妈妈买东西:)”

瞎扯。他连下午穿的球鞋都没换。Alex每天回到家一定会换上他那双无比难看又意外耐穿的紫色高帮运动鞋,Tommy可清楚得很,Alex今天显然根本没回过家。他忽然没了心情,手机一扔,倒头睡觉。


大雪下了一整夜,绵软的雪让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没有呼啸而过的汽车,也没有总是咕哝个不停的鸽子,适合睡觉,尤其适合睡过头。

Tommy在手机的疯狂振动中扔下梦里那只刚啃了一口的苹果,挣扎着摸到手机的下一秒振动停了,他想骂人。他费力地把眼睛睁开一点点,凑近了还在亮着的屏幕,映入眼帘的是四个放大了的数字——08:47,即使在半梦半醒之间他也清晰地记得今天是周四而上课时间是八点三十,一分不差。Tommy更想骂人了。他惊恐地从床上弹起来,抓起一件大概是牛仔裤的东西随手套上,踩上一只拖鞋的同时差一点被另一只绊倒,全过程中绝望地重复着一些几乎全部需要消音的单词,以及它们针对的对象Alex。他用了最多一分钟的时间洗漱完毕,接着把毛衣从头上拉下来,同时抓起书包、外套、围巾还有一些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冲出自己的房间,一边懊恼自己为什么没能被Alex及时叫醒(当然啦,他相信Alex一定按时给他打过电话,毋庸置疑),一边祈祷第一节课的生物老师不要剥了他的皮。

刚跑出房间第一步,另一只脚还没迈过门槛,手机又在身后的床头柜上疯狂地振动起来。Tommy扔下书包,一边穿外套一边退回来捞起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电话来自Curlyfrog。战战兢兢接起电话,接通的瞬间Tommy只祈求Alex不是被生物老师命令来抓他的。

“嘿Tommy,你醒了吗?”

Alex的声音听起来并不让人放心,反而有一种故作轻松的小心翼翼。Tommy的心一沉,慢慢吸入一口气。

“我起来了。”他同样小心地回答。

“哦,那就好,”Alex干笑了一声。“我现在去找你怎么样?”

“什么?”Tommy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这段对话。还是说Alex今天逃课了?这不是没有可能,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听起来也不太像在室内。

“就当陪我逛逛,或者我陪你逛逛。”

越发奇怪了。

Tommy清了清嗓子。“Alex,”他严肃地问。“你的意思是叫我和你一起逃课?”

电话对面沉默了两秒,然后是一阵丧心病狂的笑声,听得Tommy汗毛倒竖。

“你不会还没看到我发给你的消息吧Tommy?”Alex笑得像只鸭子,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听起来放松多了。“今天学校停课,因为大雪。”

Tommy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向外看,好吧的确是很大的雪,如果没有刚才这场惊吓的话还真是个好消息。他松了一口气,整个人瘫倒在床上。

“所以呢?Tommy?”Alex在电话那头犹疑地问。

“所以什么?”

“和我出来逛逛,怎么样?反正也没有课。我们可以去尝尝那家新开的冰淇淋店,记得吗?你说过想试试的。”

“......”Tommy揪起床单的一角蒙在脸上。“要我叫Gibson吗?”

“不不不——”Alex急切地回答。“不用叫他。”

Tommy认真思考了一下这句话的意思,他们通常是三个人一起的,虽然Gibson话很少但也不是透明的,而今天Alex说“不用叫他”,显而易见,这意味着Alex今天只想和他一起出去逛。这像是什么?

像个约会。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念头钻进脑海就赖在那里不走,再加上Alex今天一反常态的紧张语气(虽然他试着掩饰了,但他的演技和数学成绩一样糟糕),这奇妙的组合不能不让人想入非非。埋在床单下的脸热了起来,他翻了个身,把另一只手垫在脸颊下面给它降温,手机另一头还在等着他的回答,空气中除了他自己的呼吸声就只剩下Alex时不时吸一下鼻子的声音。他揪着床单的褶皱,把手机贴近自己的脸:“你什么时候过来?”

Alex听起来几乎要欢呼了:“现在?可以吗?”

“嗯——你随意。”Tommy其实有点想吐槽,来他家之前征求他的同意,这对于Alex好像还是头一次。他听见电话另一头传来一句不知道哪国语言谁也听不懂的欢呼,然后电话被挂断了,他随即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谨慎地拉开门,眼前是一个卷毛雪人。

Tommy保持着开门的姿势,费解地看着这个雪人,然后雪人眨了眨眼,朝他绽放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从怀里掏出什么东西递了过来,Tommy下意识地接住,发现原来又是一杯拿铁,温热的。

“Alex。”Tommy迟疑地说。

“Tommy?”

“你在哪里打的电话。”

“就,”Alex抓了抓头发,抖下许多半融的雪。“这儿。”

天哪,Tommy看了看天上纷纷飘落的雪花,再看看鼻尖通红的Alex——他是在门前站了多久才把自己淋成了个雪人的?淋成这样怕是绝对要感冒,都怪自己醒来得太晚。Tommy懊恼地抓住他的围巾把人拉进屋里,又带着对方冲进浴室。他们先是抖去了衣服上沾着的那些白色小东西,接着Alex已经开始变得湿哒哒的卷毛脑袋被他按在盥洗池上方,Tommy扯出一条毛巾裹住它揉了半天,停手的时候Alex的脑袋已经变得像个大号的西蓝花。不过至少他看起来暖和多了,这就足够了。

“酷。”Alex的眼睛在糊了满脸的头发中间转来转去,打量着镜子里的自己。“待会我就这样出门。”

“如果是从我家走出去就不可能。”Tommy适时打断了他,伸手撩起Alex额前那些显得过于哥特的深色头发。他的手指从它们中间穿过,还蹭到了Alex额头的皮肤,这不是经常发生的事情,虽然他们作为好朋友已经非常亲密,但通常他不会主动去触碰对方的身体——相反,Alex才是那个动不动就上手上嘴的人。Tommy不自在地收回手指,在自己的脸上蹭了蹭。“差不多了。”

他走出浴室,Alex也跟着出来,看着他蹬上鞋子准备出发。Tommy蹬着鞋子同时一口喝掉小半杯拿铁,然后蹲下去把鞋带塞进去,抬头看着他:“所以说,我们去哪儿?”

Alex歪着头,拨着自己的头发。“去吃冰淇淋?我记得你说过想试试。”

“你被冻傻了吗?还在下着雪呢。”Tommy觉得他可能是真的冻傻了。

二十分钟后Tommy扶着额坐在那家新开的冰淇淋店里,等Alex挑选口味的同时严重怀疑自己是不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他当然知道“色令智昏”这个说法,当Alex期待的狗狗眼看过来的时候他就明白这个词了。但是现在的场景确实太过令人满意了,没有课的上午,他和Alex的二人世界,空气里都弥漫着香甜味道的冰淇淋店,好吧为了这一切,感冒之类的又算得上什么呢?

Alex回来了,手里举着两个花团锦簇的甜筒,他把其中一个递给Tommy,自己坐在对面开始舔手里的那个,舔了两口就皱起眉毛。“太甜了,简直可怕。”

Tommy于是也尝了一口,果然是甜到吓人。

“为什么会有人来吃这种东西?”他看了一圈周围兴高采烈吃着这种反人类的东西的小孩子们,然后撇着嘴转圈打量自己手里的甜筒,琢磨着要不要像隔壁桌的小女孩一样勇敢地把它吃完,而思考的结果是不,他不能冒被齁死的风险。他又看了看对面的Alex,结果发现就像每次他认为自己把什么事情搞砸了的时候一样,Alex正在和自己生闷气,眉毛紧紧地皱着,两腮都鼓起来,像个正在舔甜筒的包子。

天哪,又来了。Tommy在桌子下面踢了他一脚,让他从甜筒里抬起头来。

“虽然甜了点但是味道其实还不错,刚好是我喜欢的。”Tommy对着Alex的眼睛诚挚地说。

Alex很是认真地看着他:“我记得你不喜欢这种口味。”

“呃,口味是会变的。”

为了证明自己所说内容的真实性,Tommy低下头吃下一大团要命的奶油。Alex似乎被说服了,他先是游移地看着Tommy吃下第一口、第二口,然后在看着他吃完一整个甜筒的时候开心得把看不见的尾巴摇得上了天。

Tommy擦了擦嘴巴,把纸团丢进桌下的垃圾桶里,他觉得自己经受住了甜筒的考验简直是人生中的一大成就。而现在他一秒钟都不想在这个甜腻的盒子里待下去了,约会的诱惑也没用。

逃离了噩梦般的冰淇淋店,他们暂时还没想出下一个目标,于是就沿着街道走下去。人行道上铺着的雪柔软厚实,Alex走上几步就用故意鞋尖踢起一片,让它们四散飞起,斑斑驳驳地沾在自己的牛仔裤上。让他开心起来真的是不能更容易的一件事,Tommy想。有时候他觉得Alex像个小孩子,他的意思是,Alex的情绪总是轻易被人牵引和辨别,他会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沮丧得像个瘪了的气球,也会因为一句赞扬而得意洋洋地高高翘起尾巴,现在只因为Tommy吃光了他挑选的甜筒,早些时候那种透过电话传来的不安像被戳破的气泡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又成了那个无忧无虑的男孩。但他同时又那么狡猾,他的情绪轻易被人捉住尾巴,但那些牵动情绪的小心思却被好好地藏好锁住,他同时是个肤浅的傻瓜和深沉的骗子,即使是Tommy也猜不出他的不安从何而来,正如他也不知道这些天以来的所有躲闪、隐瞒,今天的示好,一直以来的依赖,它们都是从何而来。

不过严格地说这一点并不能证明Alex骗术的高明,毕竟Tommy算不上是个揣摩人心的高手,何况对方还有“暗恋对象”的加持,这总会让人变得盲目。只不过Tommy自己并没有太深的觉悟。

因此Tommy的疑问自然地流出,甚至没有经过大脑的审阅:“你这些天到底在忙什么?”

如果人类也有一双小狗的尖耳朵,那么他一定能看到Alex头上那对深棕色的耳朵警觉地竖了起来,同时紧张地小幅度抖动着。过了一会儿Alex转过来,眼神躲闪。

“我们晚点再说这个。”

Tommy耸耸肩,他没指望Alex给他答案,所以他才不失望。

一点都不。

他们逛进了每天经过的那家有转盘游戏的玩具店,平时他们即使只是在门口驻足会收到无数来自学龄前儿童和妈妈们充满敌意的目光,而今天敌人们被大雪困在家里,空荡荡的玩具店归他们了。他们玩了半个小时,结果只收获了一个长得酷似物理老师的巴掌大的玩具熊,它被揣在Alex的口袋里随着他们在附近吃了一顿绝对不健康的午饭,接着作为新成员来到了Alex的家。

从迈进家门起Alex就开始不停地捋自己的头发,Tommy注意到了这一点,也注意到Alex的语言开始变得简短,Tommy要被搞糊涂了——Alex又在紧张,可是为什么?

他们像平时一样直接进了Alex自己的房间,Tommy坐在床脚的矮凳上,看着Alex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把外套扔在床上,过了一会儿又拎起来搭在椅子靠背;把一叠笔记本丢进衣柜,又把围巾塞在书架里。Tommy迷惑地看着他像只蜜蜂似地忙碌,几乎也被他传染得紧张兮兮起来。最后Alex停下了忙个不停的手,拿起空空的杯子喝了一口(Tommy震惊了——他喝的是空气吗?),然后深深吸了口气。

“Tommy,”他装作一副不经意的样子,说话的时候摸了摸鼻尖。“我录了几首歌,你想听一下吗?”

“哦——”

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一种奇怪的预感。他不想选择接受或者选择拒绝,于是就含糊地等待他的预感成真。

Alex从抽屉里抽出一个CD盒子,在膝盖上小心地打开,拿出里面那张粉色的CD插进他的电脑。两个人出于各自的紧张屏住了呼吸,在一阵光驱运转的咆哮声和鼠标噼里啪啦的点击之后,Tommy听到了对方被电流扰动的声音传来。

“送给Tommy。这首歌。还有下一首。哦fuck我是说这张碟里所有的歌。”

Tommy看了一眼像个守护神兽一样整个人僵硬地蜷在椅子上的Alex,他的眼神被故意拉下来的卷发挡得严严实实,而且他又开始摸鼻尖了。Tommy很想笑出声来,他的预感正在一步步实现,他决定待会儿只要听到了他想听的东西,就上去抱住Alex。

“我知道我们是好朋友——嗯,我也许算不上一个'好'朋友。但是你对我来说不只是这样。不管怎么说如果你愿意的话请听下去,或者关掉它,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对面的Alex明显抽了一口气。而Tommy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好的。那么——哦fuck我还是直接唱吧。”

“首先。Don't Let Me Go。”

不得不承认Alex真的有一把好嗓子,Tommy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这样认真地唱一首歌。这全都是为了他——意识到这一点让他窃喜。

“I promise one day I will bring you back a star.”

“Don't let me go. Cause I'm tired of feeling alone.”

这张碟大约有二十分钟,大概是Tommy迄今为止的人生中最粉红的二十分钟,也是Alex人生中最窘迫的二十分钟。几首歌结束之后有一阵半分钟的沉默,接着Alex的声音又响起来:“希望你能喜欢,Tommy。因为我真的,嗯,我是说,很喜欢你。结束。”

一片沉默。

Alex在头发底下偷瞄,看到Tommy一脸严肃地坐在对面。他又抓了抓头发,沮丧地抽了两下鼻子。“好吧,这就是我最近在忙的东西。”

他的手突然被拉住了。Tommy抓住了它们,把脸埋在里面,像只小动物似的。他的掌心被Tommy的睫毛撩拨得痒痒的,他也能觉察到Tommy的嘴角在自己的手中勾起来,形成一个温柔的弧度。

“你是个傻子。”他听见Tommy在自己的掌心里说。他还想不通这句话里面到底有什么意味,但Tommy在微笑,所以他相信这是一个最好的回答。

 


END


评论(12)
热度(35)

© Contrail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