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me all upon 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

男孩之夜【DNK高中生AU】

 无意义,无意义,无意义,就是想看小男孩们玩玩闹闹卿卿我我

西皮有空军组Farrier/Collins,火车组Alex/Tommy,还有不知道叫什么的Peter/George不知道怎么打tag

 

 

 

“我认为这有失公允。”

唯一有勇气小声提出抗议的是Peter,然后他被George捅了一肘子。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Alex和Tommy缩进沙发一角安静如鸡,Peter和George缩进沙发另一角同样安静如鸡,酒精浓度超过百分之八十的Collins瘫在被空出来一大片的沙发正中间完全状况外,一脸费解地看着自己手里那把牌。Gibson缩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满脸纸条,纸条下边是张生无可恋的脸。长条沙发正对面是另一张单人沙发,上面坐着他们的戏剧指导Farrier。

指导老师先生翘着二郎腿,一手捏牌,一手递给Gibson又一张纸条。

“小子们,”Farrier微笑着说,“我就是公允。”

 

 

Gibson挂着一脸纸条坐在沙发上思考人生,Alex、Tommy、George以及Peter在他脚边地毯上围坐一圈小声逼逼。

Alex托腮看了Gibson一会,然后问他们刚才玩了几局。

“十二局。”Tommy回答。

“他脸上贴了十一张纸条。”

Peter适时插话:“因为还有一张在我脸上,谢谢提醒。”

三个男孩呈上怀有敬意和同情的目光。

 

 

“我觉得Farrier老师可能是针对我。”

一直作古希腊忧郁美少年雕像状的Gibson说出了他人生中最复杂的一句英语,男孩们想给他鼓掌。

至于内容并不重要。反正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来,不是针对他才怪了。

“可能是我演出的时候台词念错了。”

Gibson说出了更复杂的一句英语,还是个时间状语从句。Alex觉得为了Gibson和同学们的交流,应该建议他以后多和Farrier老师打交道,没准明天他就能用英语写三千字《论戏剧表演中的张力》了。

“不会的,Gibson,”Tommy试图安慰他。“你就一句台词,三个单词。”

并没有感到安慰。

“你的台词是'我是法国人',对不对?”George也试图安慰他。“你说得很好,确实很像法国人。”

……谢了,他本来就是法国人。

Gibson开始思考下一个问题:他为什么会和这群人混在一起?

 

 

因为缘分。

啊呸,是因为戏剧。

因为学校突发奇想组织了一次戏剧比赛。

因为学校突发奇想组织的戏剧比赛竟然给第一名准备了著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亲笔签名的保温杯一套作为奖品。

等下,为什么要在保温杯上签名?

算了,这不重要。

Anyway,十五到二十岁的男孩们是不用保温杯的,他只是为了诺兰的签名。刚好大家都是。

 

 

Gibson,以及同班的Tommy和Alex,隔壁班的Peter和George,上一级的学长Collins,这是报名时的全部阵容。班主任Winnant以及隔壁班的班主任Bolton表示了极大的支持和浓厚的兴趣,他们也将友情客串一下。

另一位友情客串来自Peter的爸爸,说到这里应该表达对他的感谢,因为他还提供了一艘纸板船道具,同时在学校放假期间慷慨地把自家后院借给他们作为排练场地。

他们决定把这部戏剧命名为《敦刻尔克》,表现的是二战中的敦刻尔克大撤退。其实Alex曾经提出过其他名字,比如《士兵与船与飞机》,《月光石号与福蒂斯二号的擦肩》,《白发船长和七个小男孩》,《美丽的英格兰我的家》,《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英吉利海峡》等,但都被全票否决。

真是谢天谢地。

 

 

Collins作为一名入行多年的资深业余演员,在低年级学生中间是一个梦幻般的存在。

想象一位身高腿长的金发学长,有一双碧蓝色微微下垂的眼睛,尖尖的鼻子,据说还很会唱歌,有知情人士透露,Collins唱歌的时候颇有英伦传奇莫老师的神韵。George在听说Collins将会加入的时候几乎兴奋到不能自已,这让Peter备受打击。

“你要相信George是爱你的,”Tommy安慰他。“虽然Collins学长比你高,比你成熟,比你会唱歌。但他还是爱你的。”

Peter比了个中指,被Alex怒瞪一眼。

当天晚上Peter熬夜补完了学校网站上Collins参演的所有戏剧视频,然后凌晨一点半给George发短信:

“他是个天使!!!”

 

 

一个苏格兰大碴子口音的天使。

这是第一次正式会面时Peter和George脑中的弹幕。

 

 

好在除了大碴子口音以外,温柔有礼的Collins还是基本符合几个男孩脑补中一位梦幻学长的人设的。此时男孩们对酒精对于苏格兰汉子的力量还一无所知,但这是后话了。

Collins和他们一起整理了剧本,确定了角色,然后发现他们还缺两位演员,另外Collins提出,他们应该有一位戏剧指导,以便在排练全过程中为他们提供专业层面的建议和帮助。

五个男孩齐刷刷点头。

巧了,刚好Collins认识一位懂戏剧又能上台的老师,Tommy当即表示赞成。

开玩笑,一人能当两人用,工作餐还能省一份,捡便宜的事谁不干?

Gibson没太听懂大碴子英语,但是既然他们中间最靠谱的Tommy投了赞成票,那么他绝对是要跟的。Alex跟着Tommy的指挥走,Peter和George无条件聆听并接受Collins的教导,于是这个便宜就算是捡定了。

 

 

想到这里Gibson现在很后悔。Tommy同情地拍拍他的膝盖,俗话说贪小便宜吃大亏,古人诚不欺我,只不过便宜是Tommy贪的,亏是Gibson吃的。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戏剧指导就是和善的Farrier老师,比起其他老师来说他年纪不大,但也比他们大了将近十岁,而且至今未婚。(黄金单身汉哦,Alex背地里吹着口哨说。)除了担任戏剧指导,他还在剧中扮演一个皇家空军王牌飞行员的角色,这个角色和Collins饰演的飞行员互为搭档,所以剧中他们两个的戏份几乎都是重合的。

排练的时候男孩们经常在这两位前辈单独对戏时跑来观摩学习,不知道为什么Farrier老师这时总是显得不太高兴。

“也许他不喜欢排练时有人看着。”Tommy善解人意地说。

Alex皱着那双好看的眉毛摇头,他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但问题到底在哪里尚不得而知,不过这是他无法用语言来解释给他单纯善良的小Tommy的。而Tommy只关心他再这样皱下去就要提前衰老变丑了,那样的话自己可能会和他分手。

 

十一

 

Farrier还带来了一位学长填补了最后一个演员的空缺,这位学长相貌很英俊不假,但总是看起来好像正在谋划吃掉他们中的某一个,这让他们都很紧张。

Peter拉了个单独的聊天群,里面包括五个男孩和Collins,每天所有成员必须在群里定时冒泡确认存活,一旦有人失联其他人将第一时间实施“DNK救援行动planA”,虽然他们始终没能就这个plan的内容达成共识。

好在并没有人失联。

 

十二

 

演技过硬的指导老师和学长们,Peter和Tommy合力编写的动人剧本,颜值热情与潜力并存的男孩们,充分到几乎超出了必要的准备和练习,再加上意外水平超赞的客串演员们,最后的演出效果简直不能更好。台下的观众们给出了他们想要的反应,当Gibson饰演的法国士兵终于被Peter拉上月光石号时,他们清楚地听到安静的观众席中传来了如释重负的感叹声,甚至有几位女生哭着感谢上帝;而在最后一幕,当Farrier饰演的飞行员勇敢地等待敌军时,校长先生的眼角也溢出了泪水。

谢幕时他们收获了最热烈的掌声,最后拿到诺兰杯实在是毫不意外。

是的,他们把“克里斯托弗诺兰亲笔签名的保温杯”简称为“诺兰杯”。

 

 

十三

 

庆祝爬梯依然是在Peter家,日子是Peter选定的,因为那天他的爸爸和哥哥外出直到第二天天才会回来,没了管束的未成年人们也可以试试大人们的饮料。

但是首先Peter细心地为大家准备了红茶,因为两位班主任会在爬梯开始时出现一会儿,和他们气氛融洽地聊聊天,围着摆放诺兰杯的茶几。男孩们正襟危坐,不约而同地从眼角好奇地看着Collins的苏格兰裙,据说这是他们苏格兰的传统,可见Collins对这个场合的重视。

Alex在背后用手指戳Tommy的腰,Tommy听话地靠过来,然后Gibson也跟过来了。Alex用口型告诉他们,听说苏格兰裙底下是真空的哦。

Tommy眨眨眼睛,然后又盯着Alex勾了勾嘴角,让Alex预感到了一个月后自己将会收到一份什么样的生日礼物。

 

十四

 

吃人的学长和老师们一起提前离开了,剩下的男孩们像一群鸡仔一样在门口挤成一团,礼貌地挥手道别,目送他们的车子消失在转弯处。

“他们走远了吗?”Collins谨慎地问,现在是一月,光着小腿站在外面实在有点冷。

Peter跑出几步张望了一会儿,告诉大家他们应该已经走远了。Alex发出一声怪叫:“嗷!!!party time!!!”

男孩们跑回屋里,手脚麻利的Peter已经打开了第一瓶啤酒,相当平均地倒在五个杯子里。唯一达到法定饮酒年龄的Collins把这些杯子推到茶几中央,五个男孩跪坐在地毯上围了一圈,眼睛因为期待而放光。Collins以为自己面前出现了一群焦急地等待投喂的小狗,他几乎都能看到五条疯狂摇动的尾巴了。他们的确有理由着急,Farrier说过他会晚一点过来,虽然Collins认为Farrier对男孩们喝点成人饮料这种事情根本不会在意,但Tommy觉得还是以防万一,他们得在Farrier赶来之前充分利用时间。

Collins拿起一杯啤酒,他敢发誓,他绝对看到男孩们头上毛色各异的小狗耳朵支棱起来了。他尽量控制住自己的口音简短地发言,然后举起自己那杯一饮而尽。

男孩们欢呼一声,纷纷端起杯子。

 

十五

 

Alex喝得很快,他的杯子第一个见了底,然后就热切地盯着小口啜饮的Tommy;Gibson喝啤酒的样子像在品红酒;Peter和George两个人头挨得很近,每喝一口就热烈地小声讨论半天。

Collins已经在解决第二瓶了,喝着啤酒看着小男孩们卿卿我我——哦不,是团结友爱,欣慰地感慨年轻真好。

其实他只比他们大了两岁而已,ok?

 

十六

 

气氛很快热起来,和Alex打闹中的Tommy从整个人撞过来,黑发男孩手忙脚乱地稳住自己手里的杯子,小心翼翼地端到嘴边。

“你喝得太斯文了,Tommy,”Collins好笑地捏住男孩的脸,捏得Tommy龇牙咧嘴。“下次我们应该去我家,我得教教你们苏格兰男人是怎么喝威士忌的。”

Alex突然跳过来解救Tommy,他在Collins屁股上用力掐了一把,然后搂着Tommy逃开了,还回头嘚瑟地做鬼脸。Gibson保护着自己的杯子,猫着腰从他们两个那边逃过来。

 

十七

 

其实Gibson一直很好奇一件事,是Alex种下的种子,那就是苏格兰裙底下是不是真的什么都没有。作为一个生活在一群英国人中间的法国人,他对英国文化的各方面都始终保持着兴趣,当然也包括苏格兰民俗这部分,而Collins简直是个不能更好的实例。

他挪到Collins身边开始组织语言。

Gibson试着用零碎的英语向Collins发问,但对方显然没听懂,可能也是没听清。

屋子里吵得要命,情绪已经很嗨的Alex在旁边跟着手机外放大声唱着七八十年代的摇滚歌曲,Tommy叼着啃了一半的苹果专注在背后揉乱他那头已经乱糟糟的卷发,门铃声从楼下传来,Peter和George咚咚地跑去开门,好像开个门也需要两个人似的。没人能帮忙翻译,反正无论说哪种语言也都听不清。

于是Gibson只好选择手动探究真相。

也就是掀了Collins的苏格兰裙。

 

十八

 

Farrier走进房间的时候看到Gibson手里提着Collins的裙摆,底下露出了黑色平角内裤,而Collins本人正耐心地用英语和零星一些夹生的法语单词给Gibson解释“按照传统苏格兰裙底下是什么都不穿的但是为了行动方便起见我一般不会那么做”。

 

十九

 

时间线回到现在。

玩累了的男孩们在房间另一头的长毛绒地毯上挤成一堆瘫着,Tommy好心帮Gibson一起摘下脸上的纸条。

Alex跑去厨房找点吃的,回来的时候看见Collins躺在长沙发上像是快要睡着了,Farrier细心地给他盖上一张毯子,然后在紧挨着的地上坐下来,专注地看着他的脸。

灵光一闪,Alex蹑手蹑脚地回到Tommy旁边。

 

二十

 

“所以Farrier是因为这个针对Gibson。”Tommy同情地跟Alex咬耳朵。“我们要告诉他吗?”

Alex拼命摇头。“也别告诉Peter他们,他们还是孩子,不该听到这些。”

两个人点点头,在地毯上躺好。

“幸好刚才你掐Collins屁股的时候Farrier没出现。”Tommy心有余悸。

Alex抱住他,十分深沉地叹气:“我都是为了你呀。”

END

评论(31)
热度(164)

© Contrail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