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me all upon 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

你好,我是NPC【穆厄AU】03完

文风越来越跑偏,且无逻辑



忘了介绍,我的同事兼朋友除了马尔科以外还有本尼,他对我很是照顾。不过最近他有些烦恼,因为一点感情问题。

啊,不要觉得不可思议,这年头NPC都会思考会吐槽了,当然也会有点感情问题。

让本尼烦恼的那个家伙我知道,ID叫做亚克西,据给我写代码的那个土耳其程序员说,这是一个来自离他故乡不远但也不近处的神秘地方的单词。我知道这个人,他和托马斯互相熟识,有时还会联机嗨一下,我和托马斯在前半场满场飞,而亚克西和本尼在后场满场飞。

这是圣诞节那天本尼告诉我的,我是说亚克西让他很烦恼的这件事。那天托马斯要去位于魏尔海姆的老家过圣诞,没法搬着他的电脑一起去,于是我留守在这里,和本尼一起坐在虚拟草皮上谈人生谈理想。

“一开始他试图和我对话的时候,说实话我觉得他可能是智障。”本尼很平淡地说。

所以说我自己为什么一开始没有这样的觉悟。

话虽然这样说,但我还是觉得本尼内心中的代码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样冷漠。隐藏技能是场上狮吼的本尼在和亚克西聊天的时候甚至会笑得像只纯良的兔子,要说他们真的没点什么,CPU都不信。

“他还做什么了?”我问。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本尼皱着眉头说,“他每个周末在家里弄烧烤,没人陪他的时候他就要登上游戏,然后把电脑摆在让我能在摄像头里看到他烤肉的地方,全程直播给我看。”

哦,关于烧烤这个爱好我知道,托马斯也曾经被邀请去过。

“他要求我挂着机陪他一起追剧。”

嗯我也挂着机和托马斯一起追小说连载。

“在他逛购物网站的时候提供参考。说起这个梅苏特,他是不是脑子有毛病,我又没在他那个世界里生活过,我哪知道什么样的烧烤架最好用?!”

“还有,每逢法定假日的时候都试图在游戏里送我花。他就是脑子有毛病不用想了。”

说起来托马斯也曾经试图送我玫瑰花。他无数次尝试右键玫瑰花选择我,而右键列表中除了他的好友们当然不会包括任何一个NPC的名字。

“不要压力太大,托马斯也这么干过。”我试着分担本尼的烦恼。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本尼像惊讶的兔子一样看着我:“什么?他也送你花了?”

“......是的,有什么问题么?”

“有问题,问题大了。”(本尼开启了家长模式)“你知道送玫瑰花是什么意思?他是想泡你啊!”

其实我想说本尼你大可不必这么紧张另外你可以说是“追我”或者什么别的什么词,但是“泡我”这个说法让我觉得你像个担心女儿被什么拱了的老爹而我像是你的青春期女儿——等等,你是说托马斯想追我?

本尼看着我直叹气,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然后他给我上了一堂课,关于人类对各种情感的表达方式,我从来不知道他对动物行为(?)有这么深入的研究。总之,这堂课使我受益匪浅,我认识到了人类追求伴侣的常见套路,也看清了“并不是我多想而是托马斯他可能真的是喜欢我”这个现状问题。从某种角度来说,我确实分担了本尼的烦恼——因为现在他把放在他和亚克西之间问题上的大脑容量拿出一半来思考我和托马斯了。

“不用压力太大。早点休息。”最后本尼这样总结。

和本尼互相道过了晚安,和其他人交换了祝福,距离零点还有一段时间,而我还没有困意。明天凌晨有一次系统更新,我可以那时候再补觉,现在我决定勉为其难地想想托马斯。

应该从哪里开始呢。托马斯这个人啊,如果让我站在职业的立场上来说,他绝对不算是个合格的玩家。虽然他操作还不错,脑子也够用,可是你看,他非得缠着NPC和他聊天,这一点就足够扣掉四十分。可是如果暂且让我假装是一个人,用人的眼睛来看,他就摇身一变,成了居家适用型。

如果有人想吐槽居家适用这个标签明明是情侣视角,不好意思请忍着别说,因为我也很想吐槽我自己。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聊天变得也会让我紧张,他的表达里总是含有太多让我心底一动的语句,我害怕自己想得太多,也许人类之间的交流就是那样呢。但今天和本尼的聊天让我知道了人类爱情的表达,大概他想表达的正如我所理解的那样,可是,可是,我懂得了本尼的烦恼所在,现在我也开始烦恼了——我要怎样和他相爱?

NPC要怎样接受一朵送不到的玫瑰花?

此时在等待系统更新的一片静默里,我无比想念托马斯。

 

托马斯回来的当天下午他就打开电脑登录了游戏,等待下载更新花了比想象还要漫长的时间。成功进入游戏界面以后他迅速发现了更新内容之一——

“梅苏特你现在是10号啦!”

这个开场白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了,于是就简单点点头。

“哎呀梅苏特这几天我好想你啊,我还拍了照片回来给你看哈哈哈。”他把手机屏幕举到电脑的镜头前,我看到照片里的他站在各种背景前笑得露出后槽牙,看起来好像开心得不得了——似乎并不能看出有多想我?

“家里的啤酒超级棒!要是你能尝到就好了!”

知道我尝不到还来馋我。我觉得这几天对他的想念好像在此刻转化成了怨念,现在听他说什么都不爽。可能是看出来我心情欠佳,托马斯收起了玩笑的态度,放下手机开始一脸严肃地打字。

“梅苏特,我其实这么急着回来有件事想和你说。你能听我说吗?”

我说“好吧。”

他点点头,开始噼啪地打字。

“我喜欢你啊梅苏特,我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我就是很喜欢你。认识你的这几个月里好像已经习惯了每天来见你,和你聊天,或者什么都不干但是知道你就在这里。这几天我把你留在这里,自己一个人的时候突然意识到我已经不能接受没有你的生活了。所以,”他顿了一下,手指轻轻无意识地敲着键盘。“梅苏特,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我会每天来和你聊天的。”

听到最后这句话,我的反驳脱口而出——“谁要和你每天聊天啊!”

然而屏幕上弹出的是“好吧”?什么情况?

他有些不敢相信似地又问了一遍。“你真的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好吧。”(“我不要!”)

“好吧。”(“这不是我说的!一定是系统bug了!”)

“好吧。”(“系统bug了!听见了吗系统bug了!我才不和你聊天!”)

“啊啊啊太好了梅苏特,看来你也很喜欢我嘛说了这么多好吧哈哈哈哈哈。”

这个瞬间我很想一走了之,逃离这个破游戏,潜入别的随便什么程序也好网页也好,哪怕沦为一个病毒。

就这样,我还没来得及提醒他三次元人类与二次元NPC之间那道不可逾越的次元墙,托马斯就单方面成为了我的男朋友。

直到后来我才明白这道次元墙并不是不可逾越的。这应该从托马斯工作的地方说起,我早就知道了他是程序员,可是并不知道他工作的公司是人工智能界一霸。那是在托马斯单方面成为我的男朋友三周之后的事了,某一天我从黑暗中睁开双眼,发现托马斯的一张大脸凑在我的面前。

是的。我的面前。 

我来到了三次元,有了人类的身体,虽然我有点不知道这具身体应该怎么活动。他凑过来亲了我的额头,从未体验过的奇妙的感觉。

“Surprise!”

“这,我,怎么?”我只能蹦出几个单词。

“我们团队的研究成果投入使用了哟。怎么样,这个身体还习惯吗?”

我翻了个白眼,这个动作意外的容易完成。

“你这是反社会。”

“Nope,我这是员工福利。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他又在我额头上盖了个章。“怎么样,来探索新大陆吧!”

他把我的被子掀了,后续内容不做详述。

总之成为人类的第一天,腰疼。


END

评论(14)
热度(35)
  1. 蒹葭37Contrails 转载了此文字

© Contrails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