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me all upon a rush of blood to the head

你好,我是NPC【穆厄AU】2

简短的一更。


不得不说,我与托马斯之间几乎不存在磨合期这种东西。我是指在游戏的pvp部分,不包括适应他的话痨属性这部分。
在托马斯来到这个游戏的第一个星期,我发现他是个天才,虽然我并不是十分想承认这一点。不过我之所以说是“几乎不存在”,意思是说我们还是磨合了那么一丢丢。第五次被托马斯飘忽的跑位绕晕时,我差一点就要爆发了。不好意思这位玩家,请问您有没有看到有一位8号球员正在拼着老命给你喂饼,像个追着熊孩子跑着喂一口饭的奶妈?
后来托马斯抓着后脑勺的卷毛说,哎呀不好意思哦梅苏特,不过你不用满场找我,不管你在哪里我一定会来到你身边的放心。
也许是我想多了,可是我不相信人类说话都是这样暧昧不清。如果我也是一个人类,也许就会是一个敏感的人,因为别人一点似是而非的表达而牵肠挂肚。而现在我是一个NPC,我可以选择面无表情假装卡住在网路里,过上几秒再慢慢踱两步,就当无事发生过。
不过在那之后,我发现他说的没错,我只需要按着我的思路自由地跑,他总会从什么地方意想不到地出现,接下我的土耳其飞饼。(什么你说是印度飞饼?请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谢谢~)事实证明和托马斯的合作效率很高,过程也很愉快,只是托马斯的话题越来越多。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托马斯开始和我聊起他日常生活的点滴,大至工作变迁,小至早饭吃了几片土司。
可是我没吃过土司,无法理解他对今天早上土司味道的赞美。
“怎么说呢。”他想了想。“有麦子的味道,配上两片西红柿。”
我不知道麦子的味道,也没见过西红柿。
他的鼠标停了下来,然后动了动,接着又停了下来。末了,他哒哒地打下一行字。
“要是你在现实世界里就好啦,我每天都能给你做土司配西红柿,配芝士,配煎蛋,配一切。”
别说了,停,我又要想多了。
作为一位程序员,托马斯其实也没有太多的时间能花在游戏上,事实上他经常会加班,但只要不是回来得太晚,他都会登录一下游戏,和我一起踢一场比赛,或者隔着屏幕纯聊天。我不太情愿这样说,但我觉得在这个竞技游戏里他应该称得上是一位天才,他很快适应了游戏的节奏,胜率也确实很高。
这一点让我很满意。
但是现在看来他似乎并不是一个能把游戏与现实世界分得很清的人,或者说,他对我说的东西太多了,关于他生活的全部。
12月,圣诞节前的休息日,他对我说他读了一个故事。我点点头于是他非得给我讲一遍故事的梗概。
我想说不用了,在你挂着机看文的时候我已经和你一起读过了,而且我并不喜欢这个故事。可是他看起来很想讲给我听,所以我一不小心没能坚守阵地,不知道为什么就点了点头。
他看起来很开心,我在心底哼了一声。
故事俗套得很,两位主角在互不相交的时空里偶然捕捉到了对方的踪迹,并对对方产生了兴趣。于是他们隔着时空相爱了。(俗套!)在一年的时间里,他们互相寻找又错过。(故事都是这样,总喜欢故意吊人胃口)全文值得肯定之处只有两点,其一,故事的结局是happy ending;其二,故事里出现了一只斗牛犬。
我沉浸在对斗牛犬的想象中几乎无法停止,如果我在那个现实世界里,那么一定会养上一只。
而托马斯星星眼地讲着故事。也许他喜欢这个故事,不过我觉得他更喜欢的是故事的happy ending。我静静地听着他发表关于“爱情可以突破次元壁”、“他们能够抓住彼此真是太好啦”等等的感言,不想承认,但也许我的代码深处确实有一种从未出现过的东西在字符之间蛮横地生长起来,把他们的纤细须蔓一点点伸展开来。

评论(7)
热度(33)
  1. 蒹葭37Contrails 转载了此文字

© Contrails | Powered by LOFTER